您当前的位置:食品频道  >  要闻
厕所革命:“要面子,也要里子”
2020-05-12 11:02 来源:四川日报

  数字点击

  ●去年,我省重点推进3000个厕所革命整村推进示范村建设,惠及114万农户

  ●全省农村卫生厕所普及率已达70%

  ●全省保洁员配备率已达85%

  5月3日上午,烈日之下,梅湾村游人如织。

  这两年,依山傍水、邻近梅湾湖风景区的眉山丹棱县双桥镇梅湾村成为远近闻名的“网红村”和避暑胜地。去年,这里接待游客五万人次以上。游客多,梅湾村的厕所却始终保持清洁,夏天蚊虫苍蝇也少,给整个村子的优美风景“锦上添花”。

  农村厕所革命是农村人居环境整治五大行动之一。迄今,全省农村卫生厕所普及率已达70%。如何确保这些卫生厕所“修得起,用得好”?办法就是“既要面子,也要里子”,政府引导、农民自主,把农村厕所修起来,明确责任、创新机制,把农村厕所管起来。

  □本报记者 王成栋

  A 政府定标准

  必须满足“五有”“五无”等要求

  3平方米的卫生间内,淋浴、马桶、洗手盆应有尽有。5月3日中午,大汗淋漓的成都游客刘嘉敏没有想到,可以在梅湾村的农家乐用上城里一样的卫生间。

  “按县上要求修的,肯定差不到哪里去。”农家乐老板刘光原说,自家的卫生间是去年6月从旱厕改扩建的。

  丹棱县农村厕所革命有什么标准?相关负责人给出的答案是:新建或改扩建的农村厕所,必须满足“五有”和“五无”:有门、有顶、有水箱、有便池、有洗手盆,无异味、无污垢、无垃圾、无杂物、无积水。地面贴防滑砖,使用面积不得低于1.8平方米。

  “这个比较符合丹棱的实际情况,也贴近国家和省上搞厕所革命的初衷。”丹棱县农业农村局相关负责人介绍,丹棱农村人均收入、村民居住地环境等条件都称不上出色,不能在装修等环节做过高要求,不能给老百姓添太多负担。卫生要求必须做到“五有”“五无”。贴防滑砖,是考虑安全因素。最低使用面积要求,是因为“低于这个面积,空间就太小了,不仅洗手盆这些不好安装,而且对身材较胖、残障人士来说就会很不方便。”前述负责人解释。

  “就是要让各地根据自身情况探索。”省农业农村厅相关处室负责人介绍,我省各地自然条件差别较大、各地经济发展水平不一,因此,我省启动人居环境综合整治行动后,各地先后给出当地农村厕所革命建设标准,但“干净”“卫生”等都是基本要求。

  B 农户自主建

  尊重农民意愿,验收达标给补贴

  5月6日,崇州观胜镇联义村六组村民王仕伟拿到了1800元补贴。他家新建3.1平方米厕所,总计花费4000元。

  各地依据自身情况发放补贴,调动农民积极性。但在基层干部看来,真正让厕所革命深入千家万户的,是尊重农民意愿。“修不修、怎么修、谁来修,都是老百姓说了算。”联义村村支书杨强说,“农民主体”才是关键一招。

  去年1月,全省人居环境综合整治行动大幕拉开之际,崇州就明确提出:市乡村三级绝不向村民摊派任务,也禁止推荐施工队、装修队或厕卫用品,全由农户自行接洽采购。

  “如果是镇上或村里推荐施工队或者洗手盆,我肯定就不修了。”王仕伟坦言,修厕所是一件大事,必须按照自己的想法来。

  让农户“自己做主”,能达到厕改目的吗?

  “这就要通过验收把关了。”崇州市农业农村局相关负责人介绍,新建的厕所卫生间是否达标,与地方补贴挂钩。农户在完成厕改后、申领补贴前,要通过市县乡村四级验收。验收的参照标准,就是各地所制定的农村厕所革命建设标准,如面积、“五有”等。

  “以补贴调动农户积极性,在尊重农户意愿的同时强化验收检查,确保农村厕所革命‘有量也有质’。”省农业农村厅相关负责人介绍,至今年初,全省农村卫生厕所达标数为1134万户,农村卫生厕所普及率达到70%。各地均不同程度采取奖惩政策,以确保建设质量,“从摸底情况来看,建设成果都不错。”

  C 建好有人管

  设保洁员管理公厕,自筹加奖补解决经费

  5月3日下午,太阳刚刚落山,把提示牌放好后,梅湾村保洁员刘军就带着拖把等清洁工具走进了村口的公厕,对公厕进行清理和消毒。

  这样的公厕,在梅湾村有4个。农户自家厕所自己管理,公厕管理则交给保洁员,全村在岗保洁员有8个。

  “除了打扫卫生,简单的疏通管道、维修这些我们都会。”刘军说,上岗前接受了半个月左右的培训,加上以前在城里做过装修工人,管理公厕的难度并不大。

  保洁员工资和公厕日常维修等开支从哪里来?村支书刘光武给出了答案:召开村民大会研究办法,维修基金主体部分从民宿、农家乐等乡村旅游经营主体收取。

  丹棱县环综办副主任古维芬介绍,今年开始将按季度对各村人居环境整治成果运行管理情况进行考评,农村厕所革命是重点考核内容之一,将评出“优美乡镇”“较差乡镇”“优美村”“较差村”,分别予以不同程度奖惩。

  “考核、奖惩,目的都是倒逼基层开动脑筋找办法。”崇州市农业农村局相关负责人认为,奖励先进某种意义上正是“以奖代补”,惩罚落后则让基层绷紧管理这根弦,“有了考核指挥棒,基层的积极性和动力明显会高得多。”崇州已有多个乡镇开始探索“政府+农户”的管护经费来源模式。

  省农业农村厅相关负责人介绍,目前我省正指导各地探索“政府出一点、集体补一点、群众筹一点”的保洁员薪酬保障机制,并优先配备中心村、重点村、特色村的保洁员。

 

[编辑:李孟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