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食品频道  >  要闻
川籍小龙虾悄然图强
2020-03-24 10:42 来源:四川日报

  有天时:养殖期长,可避开上市高峰

  有地利:西部市场需求旺,扩产潜能在蜀地

  “只要疫情缓解,价格很快会上去。”3月18日,自家小龙虾上市个把月后,成都崇州市隆兴镇绿优家庭农场负责人沈亚威自信地说,即便眼下小龙虾批发价只有20元/斤,仅有去年同期的一半,但市场会回暖。

  看好今年行情,是业内的共识。3月19日,看着广汉市金鱼镇养殖基地运转良好,四川中伦农业发展公司执行总裁何虎喜上眉梢。作为川内最大的稻田养虾企业,今年中伦公司在川内的养殖基地扩大到6个,已投苗养殖面积达到2.5万亩,预计总产量比去年增加三成以上。

  拥有大面积水域和稻田的四川,小龙虾产业悄然图强。

  □本报记者 邵明亮 王成栋 文/图

  深阅读

  A

  两大“撒手锏”

  拥有西部地区最大的宜渔稻田,周边省市需求旺盛

  “主产区的产量、上市时间都被打乱了。”谈及今年小龙虾行情,省农业农村厅相关负责人认为,随着疫情的缓解,小龙虾需求量将很快恢复。

  但供给端受到的影响正在显现。湖北省潜江市水产局总工程师陶忠虎透露,2月-3月上旬,湖北等地的虾苗投喂率处低位。这也意味着湖北小龙虾上市时间后延、产量下滑几成定局。

  全国小龙虾产量湖北占一半以上,对市场价格有着决定性影响。陶忠虎认为,包括四川在内的其他产区有了市场机会,“国内疫情逐步缓解,小龙虾消费高峰期或受疫情影响较小,这对于小龙虾产区来说是个好消息。”

  省内外专家也普遍认为,四川的小龙虾产业有挖潜空间。湖北、安徽、江苏和湖南四省起步较早、气候适宜、产业链完整,占全国总产量的95%以上。“入行”较晚的四川,去年产量占全国比重仅有2%,但是有着“撒手锏”:拥有整个西部地区最大的宜渔稻田,且周边省市需求旺盛。

  “我们的养殖潜能还没有完全发挥。”省水产学校副校长龙祥平介绍,小龙虾养殖以稻田养虾为主,全川拥有1500万亩宜渔稻田。截至去年,全省小龙虾养殖规模不过50万亩,产量3.5万吨,仅为省外调入量的一半。

  中国水产流通与加工协会小龙虾产业分会会长李剑也看好四川小龙虾产业,他的理由是,西部地区是近年来小龙虾消费增长最快的区域之一,四川具备大规模扩产的可能。去年仅川渝云贵四省市的小龙虾消费量就在20万吨左右,当地缺口15万吨以上。初步估算,至2022年,整个西南地区小龙虾缺口总产值至少百亿元,四川小龙虾在西部市场就有地理优势。

  B

  三个“短板”

  苗种繁育能力不足、养殖技术较差、养殖规模偏小,议价能力、销售渠道处于弱势

  尽管四川小龙虾养殖潜力和市场前景都十分诱人,但要把设想落到实处,仍有诸多难关。

  首当其冲的,是苗种本土化。“之前一直在等苗子。”3月21日,简阳市养殖户邓芝兰正在忙着投苗。此前,受疫情影响,她和其他养殖户从湖南等地购买的虾苗迟迟无法运入。

  面临缺苗难题的,不只是邓芝兰。在广汉等地流转土地从事稻田养虾的安徽人赵铭杰坦言,整个2月下旬,他都在忙着协调虾苗运输。

  龙祥平表示,四川的小龙虾种业滞后,本地优质苗种繁育基地少,缺乏优质稳定的苗种来源,因此在产业分工上处于“来料加工”的位置。

  这让部分养殖户尝到了苦头:长途运输中,大部分车辆无法做到带水带氧,导致虾苗存活率低、价格居高不下。“这些都是要养殖户承担的成本。”赵铭杰说,四川本地的虾苗采购成本比其他主产区贵三成左右。

  第二个拦路虎是技术。“养殖小龙虾,特别是稻田养虾是有门槛的。”湖北省水产科学研究所高级工程师舒新亚表示,与其他主产省区相比,四川气候独特,对于小龙虾养殖技术和管理能力要求较高。但受限于起步较晚,川内养殖户普遍缺乏专业培训,影响了本土产量、综合效益和产品竞争力。

  谈到技术,邓芝兰一脸苦笑:6年前,她第一次尝试稻田养虾,就遭遇了滑铁卢——虾苗没投下去几天,田坎上到处是洞穴;水稻生长期使用了杀虫剂,结果田里到处飘着死了的小龙虾。直到请来了专家“把脉”,邓芝兰才清楚,田坎内坡的坡度不能超过35度,部分农业投入品是小龙虾的“杀手”。

  第三个拦路虎是规模偏小、集约化程度不高。

  崇州市农业农村局高级工程师王恒记得,2017年,当地曾与一家深加工企业对接。但现场考察后,对方放弃了合作计划。原因是: 一个区域养殖规模要达到3万亩才能保证一个加工厂商“吃得饱”。而当时,整个崇州市养殖规模刚刚跨过万亩门槛。

  “整体仍然是‘小而散’,抗风险能力、供货能力和加工能力都跟不上。”省水产局相关负责人介绍,川内最大的养殖企业中伦公司养殖面积不过三四万亩,且分散在多个市州,“这样一来,导致我们的行业议价能力、销售渠道上都处于弱势。”

  C

  一波“独立行情”

  一系列强基行动正在进行,将倾力打造川产小龙虾品牌

  龙祥平介绍,目前四川绝大部分养殖户苗种来源以自繁自育和省外引进为主,其中自繁自育过程中小龙虾“近亲繁殖”,会导致品种持续退化。

  针对小龙虾产业的种苗“短板”,省水产局相关负责人介绍,已启动“小龙虾培育计划”,重点攻克小龙虾种源和养殖技术问题,并已下拨2000万元专项经费用于小龙虾制种。此外,还将连续举办省外小龙虾养殖技术培训活动,带领更多的小龙虾养殖者赴省外学习取经。

  我省多家苗种企业已调整生产计划,积极扩产小龙虾虾苗。崇州市去年已建好一座虾苗繁育车间,目前还有两座正在抓紧建设。

  中伦公司的优质小龙虾种苗厂建设也提上了公司今年的建设计划。何虎表示,将从国外引进小龙虾种苗和国内优质小龙虾种苗进行杂交,解决四川小龙虾品种退化的问题。

  此外,以中伦公司为代表的省内小龙虾龙头企业,也通过向全省养殖户提供技术和共享销售链条等方式,共同助推小龙虾产业向前发展。

  “通过为养殖户提供优质的种苗和技术服务,让省内小龙虾的品质得到改良和优化,让更多人认可川籍小龙虾,打响我们的品牌知名度。”何虎表示。

  今年四川省将推广“稻虾共生”模式,集中建设3-5个小龙虾发展产业带,新增稻虾养殖示范基地5万亩。

  “随着四川稻虾模式的推广,未来小龙虾产量将会持续增加。”针对省内小龙虾缺少加工企业的问题,四川省农科院水产研究所所长杜军建议,在小龙虾产量较多的地区,当地政府部门要提前谋划相关深加工企业的引进或建设。

  不少养殖户担心:如果四川大规模扩充小龙虾产能,会让供需关系逆转吗?

  “别的地区有可能,但四川不会,因为这里上市时间跟主产区是互补的。”中国水产流通与加工协会相关负责人认为,独特的气候优势带来的超长养殖期,有望让四川避免陷入“增产—降价”的循环。

  何虎介绍,根据业内多年研究,全国每年的小龙虾行情走势为“V”字形:3月至4月上旬,为一年中价格最高的时段;4月中下旬到8月,是湖北等主产区集中上市的旺季,价格持续走低;9月到11月中旬,随着主产区小龙虾下市,价格又开始逐渐升高。四川小龙虾能够躲开集中上市时间,具有“从头到尾”的优势,上市时间要早20-30天,下市晚两个月左右,这“一头一尾”的价格普遍比集中上市期高出50%以上。

  省农科院水产研究所相关负责人建议,将养殖重点布局在川南地区,这一带气候温暖,冬水田多,再生稻面积常年保持在400万亩左右,泸州、宜宾等地的水稻插秧季较其他地区提前半个月至一个月,再生稻收割季节迟至10月底,小龙虾上市的时间可以拉得更长。

  不过,业内人士认为,四川在完善产业链条、扩产之外,还需要打造属于自己的独立品牌和“独立行情”。

  “一个区域的农产品,没有品牌就没有消费热度,也就没有价格优势。”陶忠虎说,目前,“夏季吃小龙虾”几乎成了消费者的固有认知。因此,四川必须利用自身优势,继续扩展消费高峰期,与主产区互补,进而打出四川小龙虾品牌,“这对于四川小龙虾产业和整个行业都有莫大助益。”

[编辑:李孟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