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食品频道  >  饮料  >  饮料
不足30元可实现“咖啡自由”
2019-05-13 10:35 来源:天府早报

  天府早报记者 周琴

  走到玉林路的尽头,坐在小酒馆的门口……”赵雷唱的《成都》这首歌里,成都有酒有美景。而在此之外,很多成都人工作或闲暇之余,还想要和咖啡在一起。跟星巴克、瑞幸、太平洋咖啡等大的连锁品牌不同,近几年,不少社区咖啡馆在成都出现。他们大多选址在非核心商区与社区,店面不大,顾客多采用以小坐或外带方式。虽没有雄厚资本的加持,这些社区咖啡店却靠个性与更精准的抵达顾客,让不少人实现“咖啡自由”。近日,天府早报记者采访到三位知名社区咖啡馆经营者,来听80、90后的他们谈经营咖啡情怀背后的“生意经”。

  最“惨淡”时

  留妻子看店

  他去其他店打工

  在锦江区穿巷子街,网红餐饮店聚集,如果不仔细看,“老榻榻咖啡屋”很容易就这么错过。走进店内,色调有些美式乡村的感觉,一个咖啡柜台,几桌几椅,85后店主“发达”正在做咖啡,与客人聊着日常。

  “我学的是临床制剂,后来也做过其他很多工作。2015年的时候就是不想工作了,因为一直很喜欢咖啡,最后就开了这样一家咖啡馆。”相隔着柜台,店主“发达”一边做着整理,一边回忆着。

  一家咖啡馆的选址非常重要,相比而言,“发达”的咖啡馆选址似乎有些任性,“我就想找个离家近的店面,走路上下班”。最后,他相中了离家几分钟的这个店面,连店名也延续前商家的名字“老榻榻”,因为他觉得这三个字里有着地道的成都味。

  2015年的成都,社区咖啡的空间并不大。“刚开始的时候,这家店的生意很‘秋’,生意最撇的时候一天一分钱都没有卖。”要生存下去,怎么办?他选择了留妻子看店,自己去其他咖啡店打了一年多的工,“为了生存,那时候真的太穷了。”好在,后来随着用料的精良与个人风格,并增加了诸如挂耳咖啡等周边产品,越来越多的人喜欢上了这家店,店里开始走上正轨,并逐渐盈利,“现在 每 个 月 的 收 入 在3000-8000元之间”。

  每当有老顾客来,“发达”会根据对方的状态和对其口味的记忆,为其推荐咖啡。从店内的菜单上来看,不管是单品咖啡还是意式咖啡价格都不超过30元。“发达”说,“来店里的人群很固定,大多数是老客户或老客户推荐过来的,最近也会有一些人根据网站上的好评找过来。”跟顾客聊着天,喝着咖啡,是他觉得很舒服的一种方式。有意思的,很多人都曾说,想像他一样开一家咖啡馆,“100个人中至少有50人这样说过。我觉得开咖啡馆不是逃避生活的一种方式,前提是你要真的喜欢它。”

  爱摄影也爱咖啡

  去国外学做咖啡

  用心跟社区做互动

  上午8点多,位于锦江区庆云北街2号的“常识咖啡PY COMMONSS”,已有形形色色的上班族匆匆而来,外带一杯咖啡,开启一天的工作。这是一家让人感觉很澳洲的小店,大面积的落地窗简单明亮,拾级而上进入店内,四周是清爽的色调。

  这是常识咖啡的第二家店,一年多前,店主彭悦在华兴东街街角处,开了他的第一家咖啡店。彭悦是95后,爱摄影也爱咖啡,他自嘲自己是“野生摄影师”,拍的照片发在微博吸引着不少粉丝。开店之前他做了很多准备:学做咖啡,去上海、厦门等地的咖啡馆打工当学徒,读大量跟咖啡相关的书,还去墨尔本、东京等地,在当地的咖啡馆泡着,去品尝咖啡,看他们的员工如何跟客人互动。彭悦很在意店员与顾客之间的交流,这在他看来像是一家社区咖啡馆的灵魂。

  前期充足的准备,让彭悦着手的第一家店开得很顺利。店里的装修风格、店员的问候语、每天不同时段的音乐……这些都是他跟团队一点一点去琢磨出来的。店里的咖啡以意式咖啡为主,辅以一些手冲咖啡与创意咖啡,价格不足30元,品质和味道却获得不少人好评。对于咖啡的定价,他坦言,“我觉得30多元的咖啡会给人一定的距离。”

  彭悦说,经营一家咖啡馆其实并没有那么简单,“除了好的产品以外,也跟我们自己的运营有关系。对我自己而言,需要经常出去吸收新鲜的东西,再回来带到店里。对于店内的服务而言,我们一直用心地跟社区做互动。”

  用情怀 开咖啡馆

  “程序猿”不求赚钱

  只愿获得内心疗愈

  4年前,80后程序员杜辉从上海来到成都,在软件园工作,并在成都定居下来。跟其他店主不同,杜辉一年多前接替朋友成为“轻舍咖啡馆”新的经营者,就是情怀使然。这家在宽窄巷子附近的咖啡馆,约70平方米左右,可以让人安心坐下看书喝咖啡,提供简餐、实木风格、店里的暖色调、高颜值的店员与萌猫、以及好喝的咖啡,让它拥有不少回头客。

  杜辉是个咖啡爱好者,此前程序员的工作让他直言“有时工作压力会很大”,在自己的咖啡馆里喝咖啡坐一坐,会让他有被疗愈的感觉。也正是因为这份情感,在接手之初,杜辉就没有对这家店寄予赚钱的期望,他请了店员看店,自己则在周末和工作日有空闲时去店里,“我不希望它是一种商业的感觉,不求赚钱,能持平就好。”

  虽然没有商业上的希望,但在咖啡品质上,他还是有自己的坚持。“我们主推的产品是咖啡,店里的手冲咖啡都是很不错的。咖啡豆至少试了60种,才有了我们现在使用的豆子。一方面是我们喜欢,另一方面也是希望能够被大众接受。”此外,对于很多细节,他都很在意,比如喝的水是品牌的矿泉水,比如在卫生间还有为女生准备的“姨妈巾”。“当我们做的这些被顾客看到了,反馈过来他们的喜欢后,我就会觉得很开心。”

  这一年多来,在轻舍咖啡馆周边,又陆陆续续开了十家左右的咖啡馆,风格各不相同,分流了一些客源。加上因为工作内容的改变,杜辉投入在咖啡店的时间和精力变少,店里的营业额也有下滑。当被问及盈利情况时,杜辉说,“中间采购一些设备,总的来说开到现在基本上是持平的状态。”对于这个结果,他坦言还是很满意了,“虽然没有赚钱,但也没亏本。我开这家店还结识到两个真正意义上的朋友,各方面的观念都很契合,这是我的收获。”

[编辑:李孟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