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食品频道  >  要闻
筠连苦丁茶如何重建市场信任?
2019-04-29 10:15 来源:四川日报

  被追捧过,也被曝光过——

  4月28日,宜宾筠连县沙坝村村民黄付兰正忙着采摘苦丁茶,“价格又好起来了,好品质的鲜叶可以卖到80元一斤。”

  “中国苦丁茶之乡”——筠连县位于乌蒙山北支余脉。起伏的山脉孕育了被誉为“绿色黄金”的小叶苦丁茶。

  最近这些年,苦丁茶产业经历了一个“U”形发展曲线:先因产品的独特性而受市场的热捧,后因“掺假”风波而被市场放弃。而近几年,苦丁茶产业又有了复苏的迹象。目前,当地苦丁茶栽种面积达12万亩,干茶产量达3100吨,产值近3.45亿元,成为全国最大的小叶苦丁茶基地。

  价格回升、产量逐渐增加……筠连苦丁茶产业靠什么来重获市场信任?记者进行了调查。

  □张永龙 本报记者 黄大海

  火爆每斤苦丁茶卖到上千元

  “筠连产的小叶苦丁茶是苦丁茶的一个分支,富含人体所需的硒、氨基酸等。”筠连县苦丁茶办公室副主任李云超介绍。

  1997年,筠连双腾镇村民李国章利用筠连野生苦丁茶,借鉴绿茶制作工艺,炒制出可运输、存储的苦丁茶干茶。用其泡出的茶汤叶底鲜活、汤色明亮,“那时全国其他几个苦丁茶产区都还没成型,筠连的小叶苦丁茶迅速受到市场追捧。”李云超说。

  2000年到2003年是筠连苦丁茶行情最火爆的时候。当时,品质好的苦丁茶价格都在每斤千元以上,一般的也要上百元。“很大一部分是通过邮局发出去的,每年邮费都大约要100万元。”李云超至今记忆犹新。

  “当时筠连苦丁茶价格严重虚高。按一个人一晚上能制出10余斤干茶来算,一个茶农一晚赚的钱相当于当时普通人一个月的工资。”筠连县双腾镇沙坝村村支书李大前说。

  火爆的市场行情,带动了不少村民。据介绍,当时,筠连县90%以上曾外出打工的村民都返乡种植苦丁茶,茶农数量超过4万户,产业产值也超过了3亿元。苦丁茶产业,成为那几年当地最赚钱的行业之一。

  低谷“掺假”风波使市场一夜“变天”

  然而,筠连苦丁茶没能继续“火”下去。

  2004年,有媒体曝光,筠连县少数苦丁茶经营者在加工制售苦丁茶时添加色素、葡萄糖等。

  李云超说,制作干茶时,加上适量的糖能让茶泡出来后颜色更好看,也能减少制作干茶所需的鲜叶,降低成本。所以一些加工户开始想法多加糖。同时,为让茶叶更好看,一些加工户在制茶时还添加了工业色素。

  李云超分析原因,“当时茶企数量少,茶叶多靠家庭小作坊手工粗制。全县那时有几千个制作苦丁茶的家庭小作坊,很难对其实行有效的监管。”

  李大前回忆,被曝光后,筠连苦丁茶市场一夜“变天”,“价格下跌也无人问津了。”茶农们要么外出务工,要么砍掉茶树。后来,双腾镇苦丁茶种植面积也从2万亩减少到5000亩。

  经营苦丁茶数年、当时已是行业龙头的宜宾醒世茶业公司也损失惨重,“公司的业绩几乎腰斩。”公司相关负责人介绍,公司一度转型,直到2008年才重新涉足茶产业。

  复苏保品质 龙头企业带动产业发展

  十余年过去,“掺假”事件的影响正慢慢退去。当地也痛定思痛:要再次振兴苦丁茶产业,保品质是重中之重。

  筠连苦丁茶协会会长王强表示,相比以前,筠连苦丁茶行业内部结构和发展思路都有了根本变化:摒弃小作坊,用龙头企业来带动产业发展。“采取行业协会、合作社、龙头企业、加工户、茶农分工合作的模式来运作市场,协会、茶企和茶农不仅签订最低保护价收购协议,还制定了种、摘技术标准。这样,茶农的销售有保证,茶企也就能选到优质的鲜叶。”

  冬青御品生态科技有限公司是筠连县引进的规模化现代茶企,“根据我们与茶农签订的协议,5年内鲜叶收购价格不会有太大波动。”公司董事长周光从介绍,“每隔一个季度,还会对茶农进行技术培训。”制作工艺环节也在发力。“因为苦丁茶黏性特别大,所以制作时要比起绿茶等多一道沸水过滤流程。”为此,该公司还投资约70万元,研制了一套自带沸水过滤的烘制设备,提升茶叶品质。

  经过一系列的努力,筠连苦丁茶产业逐渐复苏。“从2014年开始,价格便在逐年回升。最近,已有10多位外地茶商来筠连收购苦丁茶。”李云超说。未来5年,筠连苦丁茶成片集中种植面积将达到10万亩,总面积达到15万亩,产值超过4亿元。

  主编走笔

  重建信任方能化“苦”为“甜”

  □张彧希

  筠连苦丁茶市场“一夜变天”,究其背后的原因,在于市场信任的全面崩塌。

  在市场经济的浪潮中,要打响一个产品、树立一个品牌,并非易事。但千辛万苦建立的信任度和美誉度,却有可能因为一次“掺假”,或者长期透支消费者的信任,而遭遇“断崖式”的崩溃。

  人无信不立,业无信难兴,政无信必颓。市场经济首先应是信用经济,信用缺失直接导致了市场交易成本的加大,进而阻碍着市场经济秩序的形成,并制约经济的发展。

  在经济学上有个“重复博弈”的理论。企业卖产品给某个客户是一次性博弈,但每天重复这样的行为就是重复博弈。对“一次性博弈”而言,不骗白不骗;但对“重复博弈”而言,骗今天的消费者就会失去明天的消费者,其实在惩罚自己。因此,品牌和信任是无价的。

  筠连苦丁茶的复苏,的确是个“痛定思痛”的过程:如何重建市场信任、重建与消费者之间的信任链接,必须以质取胜,把保品质作为重中之重。这一过程必然经历“阵痛”,却是摆脱自身困境、跳出低价格、低质量、低利润“怪圈”的必由之路。

  但愿筠连苦丁茶发展的曲折之路,能给其他有着类似产业路径的地方带来警醒和启发。

[编辑:李孟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