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食品频道  >  要闻
“六朵金花”绽放已 30 年川酒何日再迎“新花”怒放?
2019-04-04 11:47 来源:四川日报

  寻找川酒新“金花”①

  “川酒‘六朵金花’名扬四海,让人印象深刻,但‘六朵金花’之外,川酒还有什么?”

  4月1日,对四川酒业进行全面考察半月准备离开时,自视爱酒懂酒的欧洲名品商会亚太区总裁马杜维抛出了这一大疑问。他的疑问并非空穴来风,在前不久闭幕的第100届糖酒会和第13届酒博会上,川酒“六朵金花”悉数高调亮相,且在战略升级、营销创新、新品亮相等方面动作不断,而与之形成鲜明对比的是,大量二三线川酒品牌集体缺席或失语。这一现象也并非此时才出现,而是过去30年来的“一贯动作”——自1989年第五届全国评酒会评出川酒“六朵金花”以来,四川便形成了“六朵金花”做大做强、川酒二三线品牌发展起伏跌宕的局面。

  30年来,在中国白酒高速发展、川外黑马酒企频出的大势下,产酒大省为何催生不出第七朵川酒“金花”呢?□本报记者 周伟

  发端 从“百花争艳”到“六朵金花”腾飞

  “上世纪80年代,川酒行业敢为人先,大胆打破机制体制束缚,对内积极扩大产能、提升品质、推出新品,对外敢于宣传营销、拓展渠道,可以说川酒的发展先声夺人、光彩夺目。”四川省白酒专家组组长曾祖训回忆说,凭借优良的品质和敢打敢闯的拼劲,当时川酒诞生了一大批知名品牌。

  “在那个时代,小角楼就开始畅销大江南北,甚至还拿到了东南亚的订单,销量远远领先于后来的很多中国名酒。因为具有品质和品牌优势,当时还被业界誉为‘小五粮液’。”回忆起当时企业发展的辉煌,小角楼原总经理牟国中至今仍津津乐道。

  与此辉煌相类似的还有宜宾红楼梦酒,曾经屡获大奖,1987年就荣获了“中国文化名酒”称号,凭借电视剧《红楼梦》的热播,使其品牌蜚声中外。据了解,当时川酒除五粮液、泸州老窖、剑南春、郎酒、全兴、沱牌等强势品牌外,还有文君酒、小角楼、江口醇、红楼梦酒、宝莲酒等知名品牌,且在规模和品牌影响力上与全兴、沱牌等相差不大,一度呈现出川酒“百花争艳”的局面。

  1989年初,第五届国家评酒会评出全国17大“中国名酒”,其中川酒占据6席,因获奖证书上绣有金色花纹,川酒“六朵金花”之名由此得来。“‘六朵金花’是以国家的名义授予川酒的荣誉,代表着川酒阵营在中国白酒行业无限的荣耀和无可匹敌的领军地位,让其他白酒产区望尘莫及,同时也加剧了各种资源、要素向‘六朵金花’集聚,由此加速了‘六朵金花’的快速崛起和腾飞。”知名白酒研究专家刘峰认为,川酒“六朵金花”的诞生和腾飞,奠定了后来川酒在全国市场的霸主地位,客观上也为四川大量二三线白酒品牌带来了“危”与“机”。

  在刘峰看来,这其中的“危”是川酒“六朵金花”在政策、资金、人才及市场等方面更容易获得青睐,从而在一定程度上让其余川酒品牌“失色”;而“机”则是川酒“六朵金花”形成的巨大品牌力产生了溢出效应,有助于二三线川酒品牌获得品质、信誉背书,从而助推整体川酒品牌走向更广泛的市场。

  波折 二三线品牌发展起伏跌宕

  4月2日,位于叙州区喜捷镇的宜宾红楼梦酒业厂区异常安静,公司部分酿酒车间和包装车间大门紧闭,没有开工的迹象。“这里的土地、窖池和原酒等值钱的东西,大多都已抵押给了别人。”附近知情村民告诉记者,自2013年红楼梦酒业销售直降,导致资金链断裂以来,工厂就处于非正常状态,这家曾经的川酒“明日之星”步入最大困局。

  这二三十年来,与获评为中国名酒的川酒“六朵金花”相比,大量二三线地方名酒的发展较为曲折。曾与多家川酒二线品牌有合作的北京盛景商贸公司总经理李文盛认为,“一方面,在川内市场,要与资源、品牌比你强百倍的‘六朵金花’展开正面肉搏,大多数二三线品牌都势单力薄,被迫舍近求远去开拓市场;另一方面,在川外市场,要与当地优势品牌竞争,打开市场也异常艰难。”

  上世纪90年代以来,众多川酒二三线品牌一直在夹缝中求生存,而且还面临着企业改制、股权转换、质量安全、战略失策等风险。文君酒业一度曾与沱牌、全兴等国家名酒比肩,却因体制掣肘及战略失策,逐渐走向下坡路,曾一度被认为最有可能成为川酒第七朵“金花”的文君酒后来“外嫁”轩尼诗。

  进入本世纪以来,在川酒“六朵金花”及其他名酒大品牌的带动下,中国白酒开启了新一轮高速增长,部分省外品牌如稻花香、牛栏山等开始强势崛起,成为堪与17大中国名酒比肩的全国一线品牌。在这一过程中,川酒二三线品牌也有所发展,但受各种因素影响,发展历程起伏跌宕,甚至令人惋惜。2010年前后,丰谷酒业的销售收入一度接近甚至超过了沱牌舍得,但因各种原因,丰谷错失了跻身中国白酒一线品牌的最佳机会。此后,川酒追赶“六朵金花”的接力棒交给了小角楼,2014年小角楼酒业改制,新“东家”入主后进行了大刀阔斧的改革,后因多种原因未能实现……时至今日,谁最有望成为川酒第七朵“金花”,目前仍无答案。

  历经30年的起伏跌宕,二三线川酒的未来在哪里?它们该如何才能比肩川酒“六朵金花”?敬请关注本报《川酒周刊》下期报道。

[编辑:李孟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