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食品频道  >  要闻
成都有个仅一张桌子的茶馆,掌柜以茶换故事
约茶请准备故事 有人打飞的来喝茶
2019-02-21 10:38 来源:天府早报

  在城市快节奏生活中,朋友圈时不时会出现类似“我有故事,你有酒吗”这样的话。喝什么其实并不重要,希望被聆听才是都市人的诉求。

  在成都送仙桥附近,有一家名为“以茶换故事”的茶馆,“任性”得只放了一张桌子。掌柜名叫安珂,7年来,她“以茶换故事”,茶客需提前预约并准备好自己的故事,她则当好聆听者。不少人慕名前来,甚至不乏打飞的之人。她将其中有趣的故事写下,集结成册并众筹出版。今年夏天,她的第三本书即将面世。

  约茶有要求

  请准备你的故事

  2月13日上午,成都的天气有些冷。在送仙桥旁,行色匆匆的人可能很难发现,路边有一家叫“以茶换故事”的茶馆。推门而入,却是另一番天地。门口一张木桌,几把小凳,桌上放置着茶壶、茶杯、绿植等,80后掌柜安珂正坐在木桌前煮茶。环顾四周,陈设茶具的家具皆是古色古香,耳边是古筝的舒缓旋律。

  放松,是进入这间茶馆的第一印象。安珂一开口,温暖而亲切,便能明白为何众多人慕名而来,愿意将自己的见闻、困惑或秘密讲述给她听。7年前,安珂还在一家外企白领,频繁的出差与高压的工作,让她身体受到影响。想要停下来,开一家小店的愿望因此萌发,她说,“除了生存之外,我们还应该有自己的生活。”

  在朋友们的建议下,最后这家店定位为一间茶馆。一桌几凳,茶客想要喝茶,需要在公众号“无事茶”上预约。只要带上故事,茶资便可相抵。问及这样做的原因,她坦言,“现在很多人生活都面临很多压力,很多人的声音想要被听到,我愿意提供他们一杯‘免费’的茶,当一个聆听者。”

  难忘的茶客

  有人曾亏掉1000多万

  开业7年多来,前来讲故事的茶客源源不断。年龄跨度也颇大,最大的有80多岁,最小的只有3岁。前者讲述了一个“礼物”的故事,后者则分享了心爱玩具的故事。现在,除了周日休息外,茶室每天会接受约3波茶客预约,上午1波,下午2波,每次时间为2小时左右。安珂说,“每天都是约满了的。”

  印象深刻的茶客有很多,比如有打飞的过来。安珂介绍,有一位茶客就从大连飞到成都,带来自己的感情故事,只为“讨”杯茶喝。也有把这里当“网红打卡地”,没有预约,拖着行李直接登门拜访。安珂说,“当时已经有茶客预约了,对方就说来合个影。我不喜欢大家把这里当成一个网红打卡地,我也不是什么名人。”

  还有一次,是几年前的一个下雨天,一位陌生茶客推门进来,面无血色,全身湿透,问“我可以喝杯茶吗?”煮好茶,备好茶点,轻言细语的聊天后,陌生茶客讲了自己的故事,一个关于自己将1000多万元拿去做民间借贷,最后血本无归的故事。安珂说,“最后我分享了一个遇到更大挫折的人最后站起来的故事给他听。”

  安珂说,她不分析不判断,不给任何意见或建议,“很多时候,倾听就好了。”当天,她与陌生茶客并没有加联系方式。几年后,一次跟朋友在素食餐厅吃饭,吃饭时不仅被多送了甜品,当天的单也被“神秘人”买了。后来,她接到一条短信才知道,原来送甜品和买单的,就是当年曾丧失生活信心的陌生茶客,而她现在已经有了自己的事业。

  茶馆“经营”之道

  卖字付房租,以茶换公益

  开这样一家店需要情怀,然而经营一家茶馆又不能只有情怀。开一家店,如何选址、房租几何、员工成本、多久回本,都是必须要考虑的问题。而这样一家“免费”请茶客喝茶的店,除了店内陈设一些茶具、饰品外,似乎没有其他更多可以盈利的产品。安珂说,经营茶馆不能算一个生意,也无所谓去谈经营。在茶馆之外,她有其他工作,可以让她拥有一定的收入,“我想要的东西并不多。”

  2015年,在尼泊尔旅行的安珂经历了一场8.1级大地震,这场地震让她有了紧迫感,要将那些曾感动她的故事写下来,“因为那些声音值得被记录”,于是便有了出书的想法。新书写成后,安珂在网上发起众筹,2周时间,253个人参与众筹,集齐了第一本新书《以茶换故事》所需要的5万元。“里面大概有50个人是我认识的,还有约200位是素不相识的人,很感谢他们。”此后,她的第二本书《无事茶》也用该方式出版。

  新书得到的版税,一方面用于支付茶馆的房租和水电,一方面用来帮助更多的人。她发起众行公益联盟,创办“慢飞天使工作室”,让智力障碍、脑瘫等患儿可以在画室免费学习。在“以茶换故事”茶馆喝过茶的画家、艺术家,则会不定时到画室义务教孩子画画。如实在没带故事来喝茶的茶客,还可以去画室做志愿者,来抵付茶资。

  眼下,安珂的第三本书预计将于今年七八月出版。她说,“我记录了9种不同的生活方式,包含了一些把工作和爱好结合得很好的人,可以给大家借鉴。他们同样是80后、90后,却过着截然不同的生活。我希望让更多的人看到生活方式是多元化的。”

  搭建平台

  未来想做百年老店

  聊天的尾声,众行公益联盟理事单位的工作人员黄女士也来到茶馆。她与安珂,也是从“约茶”开始认识。黄女士告诉天府早报记者,“一次偶然听到电台介绍安珂的茶馆,我就想一定要跟安珂约一次茶。第一次来,我讲了我和我儿子的事情。她会用很温和的语气,让你放下所有的戒备和铠甲。”

  此前,黄女士也在一家外企工作,工作的压力让她难以柔软和放松,“当时所有的时间都放在工作上,身边的朋友要么是同行、要么是男士,遇到了困惑很难跟外界去倾诉。”而与安珂的这一次约茶,也成为黄女士生活的一个转折,她不再把很多时间放在工作上,而留出了一部分去做公益,这也让她发现生活的更多颜色。

  安珂将一方茶桌比作一个枢纽,所有在茶馆约茶的人、在画室工作过的人,如果有彼此需要和契合的部分,她会介绍他们彼此认识。如今的她,很享受现在的生活。“这个茶馆已经做了7年,离百年老店也还只有93年。我可以依然学生头,从青丝到白发,煮茶换故事很久。跟赚几个亿相比,我觉得这件事更有温度。”

  ■天府早报记者 周琴 摄影 李国东

[编辑:李孟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