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食品频道  >  要闻 资讯热线:[028]85327597 QQ:2120302214
绝味食品开始申购 展开新一轮资本竞争
http://www.newssc.org 】 【 2017-03-10 10:11 】 【来源:北京青年报 】
推荐阅读

  绝味食品股份有限公司日前开始网上和网下申购,发行价格为16.09元/股,发行市盈率为22.99倍,拟在上交所主板上市。一旦上市成功,以煌上煌、周黑鸭和绝味为龙头的鸭脖“帝国”,将开始新一轮的资本竞争。

  绝味食品开始申购

  绝味食品是一家经营自主品牌的休闲卤制食品连锁企业,也是国内规模最大、拥有门店数量最多的休闲卤制食品连锁企业之一。公司通过“以直营连锁为引导、加盟连锁为主体”的方式进行标准化的门店运营管理。

  今年1月18日,证监会发审委通过绝味食品拟登陆上海证券交易所的审核,绝味食品将登陆A股主板,成为“鸭脖第三股”。早在2014年9月,绝味食品便启动IPO计划,并获证监会受理,因“申请文件不齐备等导致审核程序无法继续”被中止审核。2016年6月,绝味食品更新了A股招股书,再度冲刺上交所主板。

  绝味老对手周黑鸭已于去年11月在香港上市。11月11日,周黑鸭上市首日大涨,其发行价5.88港元,当天涨幅达到10%,每股收于6.52港元,市值达到151亿港元。在港交所上市的4个月内,市值涨了近三成。

  在资本市场上,煌上煌起步最早,早在2012年9月就在深交所上市,号称“鸭脖第一股”。去年该股大涨206%,股价从9.29元飙升至28.31元。

  “绝味鸭脖”开了7000家分店

  “绝味鸭脖”的掌门人戴文军颇为低调而神秘,网上几乎没有他的个人信息,只知道他是武汉人。

  绝味食品主要销售收入渠道为直营模式和加盟模式的产品销售,其中主营业务收入90%以上来源于加盟模式产生的销售额。2013年至2015年,加盟店的数量分别为5600家、6029家和7044家。据招股书披露,加盟费收取标准为4000-8000元/年,同时还有管理费、保证金等费用。同期,加盟商管理实现的收入分别为2695万元、3400万元和3798万元。

  卖鸭脖的绝味食品是国内规模最大、拥有门店数量最多的休闲卤制食品连锁企业之一,2016年其实现净利润3.8亿元。绝味门店中,广东门店最多,2016年前三季度为797家。

  绝味食品的定价参照各区域的消费水平,选取当地同类(近似)卤制熟食的价格水平。在单品定价方面遵从地区定价原则和市场价格调整原则。

  三家企业盈利能力大比拼

  招股书显示,绝味主营业务产品毛利率中,自2013年至2015年,休闲卤制食品占比超过95%,毛利率则保持在25%以上,相对稳定。加盟商管理费毛利率均超八成,但占比不高,一直不足5%。连续三年,绝味主营业务毛利率分别为27%、26%和28%。

  与绝味的加盟店盈利特点不同,周黑鸭是市场上首家直营为主并全面销售包装产品的品牌领导者。因发展前期吃过加盟的亏,周黑鸭采取了全直营的模式。公司在没有采用加盟制扩充门店数量的情况下,卤鸭销售额为市场第一。公司门店几乎全部为直营。2015年周黑鸭门店数667个,不足绝味10%,但单店收入365万元,近10倍于绝味,主要系直营、加盟模式带来结算价不同,且周黑鸭单价高,这也是公司毛利率高的主要原因。周黑鸭的毛利率、净利率约为绝味2倍。

  煌上煌最新披露的2016年度财报显示,尽管业绩增长迅猛,营业收入超过12亿,净利润突破1亿,相比其他两家,依然显得逊色。分析单店高营收的原因,不外乎三点:选址都在核心城市和高端商业区。对终端的掌控力强,产品从口味到包装、门店从形象到服务都能标准化,保证了更好的用户体验和品牌形象。拥有更好的定价能力和用户忠诚度。

  风险:禽流感有可能再袭

  公开信息显示,今年的“禽流感”来势凶猛,为2014年以来之最。欧盟区多个国家已出现禽流感疫情,亚洲地区则数日本、韩国及中国台湾疫情最为严重。

  据了解,国内疫情最为严重的广东地区已经纷纷对活禽交易采取控制,广州市从2月15日至28日进入史上最长的禽类交易市场休市期,多个肉菜市场和活禽批发市场全面关闭活禽交易。禽业企业此时如履薄冰,由于许多企业多采用“公司+农户”的方式,在活禽交易关闭时期,往往遭受到市场和农户的双重挤压,同时银行对其贷款也会有所收紧,规模较小的企业,一步走错就可能导致资金链的断裂。

  绝味招股书也提示了禽流感方面的风险,该公司表示,鸭、鸡等禽畜类农产品是公司生产所需的主要原材料,若我国主要家禽养殖地区发生大规模的疫情或自然灾害,禽畜养殖行业可能难以及时、充足地向公司供应符合质量管理要求的原材料,公司可能面临原材料供应中断或供应数量不足的风险。

  周黑鸭在招股书中风险因素一栏承认,有关食源性的疾病和传染病是会对公司业务造成影响的。首先是销售价格上,以2013年的那场禽流感为例,从周黑鸭的公开数据中可以发现,当年其产品的销量和平均售价都是历史最低水平,其售价远低于来年表现或许与“禽流感”有关。第二个就是疫情过后的成本压力,回顾2013年疫情前后的价格可以发现,疫情后2014年的价格比疫情前还要高出大约10%。

  食品安全问题也至关重要。绝味食品招股书就提示了存在加盟模式管理风险和食品安全风险,称绝味食品门店共有114次被抽检发现问题,其中加盟门店合计被罚款192154元。

  周黑鸭则面临着山寨门店的高压,该公司称,其曾于今年1月通过搜索引擎按地点搜索品牌关键字进行研究,在国内发现了900间假冒店。

  同时鸭脖市场的竞争格局,已由“三国杀”转为“四国杀”。2016年1月,另一知名“鸭脖品牌”久久丫的母公司浙江顶誉食品获上市公司新希望的投资,金额1.7亿元人民币。投资后,新希望持股份额达到20%,为单一最大股东。由此可以推算,久久丫整体估值已达8.625亿元。

  随着国人收入提高、城镇人口不断增长、闲暇时间与休闲开支增加以及销售渠道的发展,整个食品行业,尤其是休闲食品行业成为消费升级最明显的领域。而以鸭脖为代表的卤制品,自打从餐桌食品转变成休闲食品后,就成了最受益的品类之一。

  原标题:鸭脖帝国的资本混战

编辑:李孟秋

资讯热线:[028]85327597 QQ:2120302214
分享按钮
相关新闻